• 廣西日報傳媒集團主辦

    廣西插畫師筆下的人間煙火,讓傳統與時尚互通

    廣西插畫師們的創作,食人間煙火、接廣西地氣,讓傳統與時尚互通。有著絢麗民族風情的繪本《最后的百鳥衣》,關注南寧市井文化的主題插畫《南寧味》、以普通女孩“麻妮”為創作人物的動漫IP……這些插畫作品,得到了越來越多年輕人的喜愛。

    《最后的百鳥衣》:傳說新編

    廣西神話傳說《百鳥衣》,對于生于廣西、長于廣西的阿梗(潘麗萍)來說,自然再熟悉不過。2018年,受到出版社的邀請,阿梗參與了繪本《最后的百鳥衣》的創作。改編之后的故事,從環境保護議題切入,突出生態孤島、人地沖突等新問題,通過一名少年的視角,為老故事賦予了新的內核,讓人們重新思考人與自然之間的矛盾。

    創作之前,阿梗跟隨主創團隊前往弄崗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采風。那里生活著超過200種鳥類,是野生動物的天堂。阿梗記得,當地的村寨里住著一位老婆婆,每天都會去水渠旁喂鳥。老婆婆仿佛能“和鳥兒交談”,是它們的好朋友和守護者。這一幕給了阿梗創作靈感,她就以這位婆婆作為了繪本中主角依娌的原型。

    阿梗用水墨畫表現《最后的百鳥衣》這個故事。行云流水的線條,迷幻而富有想象力的色彩……繪本中,阿梗將壯闊的喀斯特地貌、絢麗多姿的民俗細節、跌宕起伏的故事娓娓道來,讓人驚艷且回味悠長。

    ▲阿梗插畫作品《最后的百鳥衣》

    阿梗告訴記者,近幾年來,國風插畫盛行,而廣西的民族文化,恰恰可以為這類創作提供豐富的養分。“我們在高校開設的課程中,也會說到有關本土文化的繪本創作。希望能夠讓更多人通過插畫作品,看到自己民族文化的美麗,關注民族文化的情感落點。”在她看來,一些蘊含傳統文化內核的插畫之所以打動人,正是插畫師用現代的表達喚醒了觀者內心深處的傳統文化基因。《最后的百鳥衣》,就是一種有益的嘗試。

    《南寧味》:主打市井文化

    在插畫師太子曰(盧源)的工作室里,《南寧味》系列作品放在了最顯眼的位置,這組2017年創作的系列作品,把南寧的歷史與文化、人情與故事通過插畫記錄下來。“因為這部作品,讓我被更多家鄉人了解,也讓我的家鄉被更多人知道”。

    ▲太子曰創作的南寧味插畫。

    “最初曾有很多質疑聲,但我一直覺得:南寧文化具備著良好的市場潛力。”作為一名土生土長的南寧人,在太子曰的眼里,南寧文化絕不僅限于中山路,更不是幾句“南普”就能概括的。

    人聲鼎沸、魚龍混雜的水街、有著歷史沉淀的金獅巷、路邊人頭攢動的米粉攤……參與多年游戲和動畫美術設計的太子曰,創作了《碟》《劈酒》《水魚》《食過早》等獨具南寧味的作品,一點一滴地呈現南寧文化。

    “這套作品發布到現在,一直很受大家喜愛,或許是因為作品里的每個場景、每個角色,都是生活在這座城市里人們的日常縮影。人們在這些畫面里,或多或少都看到了自己,產生了共鳴。”太子曰告訴記者,最近他正忙著創作第二季的《南寧味》。第二季的作品將會繼續秉承南寧味一貫的“黑色幽默”式創作手法,繼續主打南寧本土市井文化,將鏡頭鎖定南寧的朝陽廣場,用搞笑詼諧而又真實的插圖式手法,給大家呈現曾經發生在朝陽廣場上的一些老南寧的故事。

    “麻妮”:蘇舟和她的“不完美小孩”

    短發齊劉海、紅色的腮紅、總是穿著寬松的小裙子,這個古靈精怪的小女孩名叫“麻妮”,是廣西插畫師蘇舟畫筆下的卡通人物。

    “創作‘麻妮’的時候,我全職在家帶孩子快兩年了,為了讓自己重找活力,我拾起畫筆創作了‘麻妮’這個形象。”在蘇舟看來,“麻妮”就像是每個人的“分身”,狼狽、懶惰,不那么完美,但在生活里愿意努力嘗試,不怕挫折。也正因如此,不少人在蘇舟創作的“麻妮”的身上,找到了自己的影子,使得“麻妮”的主題插畫作品在畫展上一發布,就受到了大眾讀者的歡迎。上個月,蘇舟帶著“麻妮”去到了云南參加藝術活動,讓更多的觀眾看到這個“不完美的小孩”。

    ▲蘇舟和孩子夏天帶著“麻妮”參加藝術活動。

    如今,蘇舟已經創作了兩個以“麻妮”為主題的故事:《運氣不好馬戲團》和《不完美的我》。在蘇舟的畫筆下,“麻妮”的頭發會時不時地“炸毛”,會甩著手上的呼拉圈,把自己弄倒;會去玩自己喜歡而別人卻覺得不可思議的游戲……

    “很多女孩子在‘麻妮’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,我很高興。”蘇舟希望通過“麻妮”在生活里一些啼笑皆非的經歷,鼓勵自己,也鼓勵讀者:每一個人都要學會接受不完美的自己,無時無刻都要尊重自己的內心。

    而除了以自己為原型的“麻妮”之外,蘇舟去年還創作了以孩子“夏天”為原型的卡通形象,通過插畫來記錄他的成長故事。對于蘇舟而言,插畫是記錄自己生活日常、鼓勵自己最好的方式。

   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
    相關文章

    高清圖集推薦

    国产一区二区三区